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李嘉诚卖掉遭油价重创的能源公司,与加拿大油砂企业抱团取暖

2020年10月27日 10:45

在新冠疫情与油价暴跌造成的灾难性冲击下,李嘉诚决定出售旗下已有80余年历史的加拿大老牌石油公司赫斯基能源(Husky Energy)。赫斯基是李嘉诚家族构筑海外能源版图的起点,曾是最赚钱的“现金奶牛”,但疫情下疲软的需求和全球经济重创石油公司,赫斯基的股价自今年初以来已下跌70%。

当地时间10月25日,加拿大油砂生产商Cenovus Energy与赫斯基能源公司同意以全股票方式进行合并,合并后的公司将以Cenovus Energy Inc.的名义运营,总部仍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包括债务在内,此次收购的总价值为236亿加元。

油价重压之下,Cenovus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年以来其股价跌超60%。该公司在2017年购买了康菲石油公司的油砂资产,背负上沉重债务,这一风险在加拿大重油价格暴跌之际急速放大。

该交易将缔造出加拿大第三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加拿大第二大炼油商。双方表示,这项交易已获得Cenovus和赫斯基能源董事会的一致批准,预计将于2021年第一季度完成。根据交易规则,赫斯基能源股东将获得0.7845股Cenovus普通股另加可认购0.0651股Cenovus普通股的认股权证,以交换其拥有的每股赫斯基能源普通股。

公开资料显示,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CK Hutchison Holdings Limited)和李嘉诚的L.F. Investments (Barbados) Ltd.合计持有赫斯基能源公司约70%股份。以此计算,交易完成后,李嘉诚和赫斯基能源的第一大股东长江和记将共同持有新公司约27%的股份。

两家公司称,合并将产生一系列效应:比如互补业务可产生12亿美元的协同效应,增强现金流,有利保持投资信贷评级;在WTI原油价格达到36美元/桶的情况下,公司预期自由现金流可实现收支平衡,2023年盈亏平衡线可进一步下降到33美元/桶;净债务对调整后EBITDA比率预期在2022年低于两倍等。

阿尔伯塔是加拿大的石油天然气重镇,非常规石油储量庞大,已探明储量达1654亿桶,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阿拉伯。但是,阿尔伯塔北部出产的油砂与环保人士的关系早已剑拔弩张。此外,在新冠疫情突袭之前,由于长期面临原油出口管道限制,该地区的油砂渐失光芒,当地生产商被迫接受高额折扣。

今年以来的油价大跌更是进一步凸显了油砂的开采成本劣势。能源咨询机构Rystad Energy、Wood Mackenzie都将油砂炼油盈亏价格定在每桶45美元左右,一些项目成本能够维持在20至30美元之间,但其余项目的成本要高得多。相比之下,全球产油成本最低的沙特,桶油成本不到10美元。正因为此,在超低油价风暴中,开采成本较高的油砂、页岩油成为石油企业率先减产的对象。

据李嘉诚基金会资料记载,1970年代,经历了当时的能源危机,李嘉诚意识到能源业务的前景值得看好。1987年初,李嘉诚家族及和黄集团开始购入加拿大赫斯基能源公司的股权,其后由于赫斯基的合作伙伴出现财政困难,李私人大幅增加持股量。2001年时,赫斯基能源为和黄贡献的利润不过9亿港元,到2005年已经升至35亿港元。

另有媒体报道,根据当时加拿大的商务法则,外国人不能购买“财政状况健全”的能源公司。彼时除油价低迷因素带来资金周转困难外,赫斯基并无出现债务危机。李嘉诚家族凭借长子李泽钜于1983年已加入加拿大国籍,绕过上述投资限制。

从赫斯基开始,此后30年间,李嘉诚屡次购入石油资产,且多次在石油暴跌期间抄底。

近几个月,北美油气交易尤为活跃,Cenovus与赫斯基的合并只是其中之一。就在数天前,康菲石油公司同意以97亿美元的全股票交易收购专注于Permian盆地的钻探公司康乔资源(Concho Resources Inc.),这是今年以来最大的页岩行业交易。

责任编辑:李跃群

校对:刘威


相关推荐

为什么广大中介“偏爱”租客网?

问21世纪什么行业最难,毋庸置疑肯定是房产中介,以前看到人穿的西装革履,皮鞋蹭亮的就感觉:“这个人一定是老板,有钱!”,而现在大家的第一感觉是:“这个人肯定是中介,骗子!”中介的“悲惨命运”不知道什么时候房产中介被扣上了各种“帽子”例如“黑中介”,“骗子中介”等等。其实中介是一份很“心累”的工作,加不完的班,开不完的会,还要和各种各样的客户斗智斗勇,往往还会落得吃力不讨好的结局。真的是伤不起啊!既然房产中介这么难做,那为什么还要选择这个职业?因为要赚钱啊,要养家糊口啊。干的好的月入过万,十万,百万都不是问题。在这个现实的社会,手上有人民币才是最有安全感的,可是“风光”只是少数,大部分房产中介还是过着骑个电瓶车东奔西跑,却还是只能拿个底薪的生活。为什么很多中介赚不到钱?中介是在房东和租户中间形成一个连接作用的,也是靠成交率吃饭的。但传统中介手中优质房源少,客户流量少,直接导致了看房成交率低这个后果。中介如果想提高成交率,最基本的肯定是要提高优质房源数量,和客户流量。目前对于许多中介来说,还是要依靠房源网站,而房源网站信息更新不及时,或者推广力度不够,加上租房市场竞争激烈,所以房屋空置期长,后期管理服务也得不到有效保障,大多数中小中介是最难以生存的。本来市场竞争压力就大,中小中介没有后台,推广、开发客户很大程度要依托于大型房源网站平台,在发展前景不好的情况下,还要向网站缴纳高额的端口费用,不得不说是对中小中介生存压力的一种挑战。为什么广大中介“偏爱”租客网?而租客网的出现很好的解决了中介的这些问题,租客网适应市场发展的主流,坚持“真房源,放心租”,不发布虚假房源信息,坚持房源真实性和可靠性,且采用创新的“信用租房”体系,确保每一个租客和房屋持有人在网注册的信息真实性,保障交易的可行性,彻底解决房屋持有人和租客的信用问题。保姆式托管体系,房源发布信息真实可靠,发布全免费、无端口费,彻底解决中介方急需线上平台,但又面对平台市场乱象无从选择的问题。另外,租客网颠覆传统模式,租客网定位为中国高品位租住体验与生活服务平台,强调高品位租住与生活服务两方面内容。以租住为入口,为业主及租客提供包括衣食住用行、金融、社交等在内的全面居家综合生活服务。对于广大租客来说,租客网的完整体系有利于中介提高工作效率,那您还犹豫什么?选择租客网,海量房源信息,抢占租客蓝海!

2020年09月02日 10:55

滨江集团深圳旧改“踩坑记”

从深圳地铁四号线龙胜站出站,沿布龙路往北直走约2.5公里,可到达安丰工业区,占地面积约10万㎡,左右两侧分别是大片的森林公园及密密麻麻的工业园、小产权房。4年前,总部杭州的房企滨江集团与业主安远控股签约进行旧改,先后投入11.6亿元,项目却毫无进展,计提亏损标准为7.24亿元。2020年6月8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对滨江集团发出问询函,三问中有一问即关于这笔失败的交易。安丰工业区将何去何从?滨江集团又会怎么办?4年前想赶上深圳工改大潮、与安远控股签约合作拥有众多机械模具、印刷厂入驻的安丰工业区目前虽然园区面貌老旧,但工作气氛火热,丝毫没有等待改造、拆迁的迹象。梳理滨江集团历年相关公告,可见事件的演变:2016年8月,滨江与安远控股签订《合作意向书》,计划双方共同投资成立项目公司合作开发安丰工业区地块,项目公司注资暂定2000万元,滨江和安远分别持股70%、30%,该项目由滨江操盘且并表,安远则负责根据深圳城市更新政策向有关部门申报,并核准项目公司为地块的唯一城市更新改造实施主体。滨江方面认为,这一合作有利于公司的品牌拓展,是公司向一线城市获取土地储备的有利探索。集团董事会全票通过了这一合作。决议进深圳的前一年,滨江的销售额刚刚破200亿元,四个一线城市中也才刚刚进入上海,滨江2015年的年报显示,未来公司的区域发展战略还是集中于上海、杭州等在内的长三角城市群市场。反观当时的深圳市场,受工改政策放开影响,工改项目成为开发商眼中的香饽,其中不乏类似滨江的买不起深圳住宅地、玩不转旧改的外来房企。2016年世联行统计指出,深圳未来8-10年将有3000万平的工业用地供应入市,滨江正欲赶上深圳这波工改大潮。签约前安远实控人卷入受贿案、列入被执行人25次与安远的合作砸下重金。滨江先后两次公告,包括将为安远提供一笔年利率为6.8%的3亿元贷款,以及以8.6亿元的代价收购《光大信托-安远集团单一资金信托》项下的信托受益权。11.6亿元的投入相当于滨江当年利润总额的4成。彼时根据滨江方面的调查,截至2016年年中,安远控股资产规模约25亿元,总负债比率不过30%,半年营收约23亿元,净利润也有约5.5亿元,经营状况良好。不过,此时安远实质上早已陷入麻烦,根据财新网报道,安远实控人陈族远于2015年卷入原广州市相关领导的受贿案,2015年12月,广西南宁中院的审判披露了这一案件。南都记者也梳理天眼查数据发现,后续安远及关联子公司卷入多起借款合同纠纷,企业实控人陈族远前后被列为被执行人25次,被下发限制消费令10余次,最早的一次可追溯到2018年4月。签约后前期项目审批手续两年未落实、滨江起诉安远要求还钱两年过去,滨江发现安丰工业区地块的更新手续办理无任何进展,甚至连前期项目审批手续都未落实,因而决定退出项目,2018年3月,滨江要求安远偿还这笔资金,但未得回应。这一事件还引来深交所关注,但滨江乐观认为安远拿来做资金担保的财产尚可覆盖这笔债务,包括安远旗下三座水电站的收益权以及深圳、昆明两处房产,综合价值保守估计约12.43亿元。2018年4月,滨江向安远及实控人提起诉讼,经法院调解,安远被宽限至2019年3月偿还这笔债务,但安远最终未能做到。后续,滨江再次上调计提亏损标准为7.24亿元,这笔损失金额对公司有多大影响?2019年,公司经营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约26.2亿元,2018年,公司的该项指标甚至为约-18亿元。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这一亏损计提标准后,最终引来深交所于近日的二次问询。既然安远控股实控人行贿案曝光发生在两公司合作之前,那么滨江是否知晓该案件?如若知道又为何仍选择寻求合作?南都记者致函该公司邮箱,截至发稿未获回复。6月12日,南都记者尝试联系安远控股方面关于滨江集团的债务处置,截至发稿未能联系上。首入深圳踩坑、仍未放弃布局滨江集团是网红房企,2019年底,公司对员工发出丰厚年终福利:员工除了享受长达19天的春节假期之外,每人还拥有2万元-5万元不等的春节旅游费。在地产行业一片哀嚎之余,这则消息传出后,使滨江在网络蹿红。尽管滨江布局深圳工改踩坑,但公司依然未放弃深圳市场,且仍采取城市更新拿项形式。2017年,公司以权益入股形式拿总面积约为4.8万㎡的龙华区城市更新项目,包含浪口屋村、浪口厂房两个地块,权益占比均为51%。公司计划,在2020年下半年动工两个地块。城市更新、旧改,不同于招拍挂项目,更多的是权属关系复杂、地方属性强,因而不少项目都是由当地企业甚至资源方获取。如此情形下,一方面使得具有优质资源和实力的企业不敢贸然开展旧改工作成为前期服务商;另一方面不少新晋前期服务商由于工作经验、团队实力不足,使得前期工作推进困难重重,极大地影响自身及社会效益。为助力城市更新更好、更快推进提升民生福祉、保障各方利益,兴广城集团邀请彭老师、精进等具备丰富城更工作经验人士,将在广州举办《城市更新前期服务商如何做好项目转化和风险管控实操研讨会》,为大家扫清疑虑、拨开迷雾。

2020年06月18日 15:47

外卖红利退流,餐饮店愈加难做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6月12日 11:25